艺术教育公益组织的发展困境:如何填补教师的空白?中国艺术教育网-最新资讯

* 来源: * 作者: * 发表时间: 2019-05-08 10:35:09 * 浏览: 1
在北京严酷的冬天,气温极低。早上8点,李峰的汽车在通往河北省安新县末村的路上颠簸。半小时前,一辆装满音乐和艺术教师的公共汽车已经前往段村。这是周六段端学校管弦乐艺术班的最后一课,李峰说:“一定要看看孩子们的学习成果。”李锋是莲花艺术基金会的创始人。自2013年3月起,荷兰风力基金会每周末组织志愿者前往段村,为儿童自由演奏管弦乐,绘画和芭蕾舞等艺术课程。所有仪器和器具也由Lotus基金会捐赠。到本周末,整个段村学校成为一个快乐的艺术宫殿。 “艺术教育在培养儿童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公益组织应该更加关注这一领域。“北京师范大学公益学院院长王振耀说,艺术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然而,艺术教育公益事业为组织提供资金的道路很难。如何填补老师的空白?一位中年老师站在讲台前,展示了“小星星”的表演。超过10个孩子被一个圆圈包围着。他们用小提琴和弓箭站在音乐台前。他们站在他们身后。家长和当地教师也在关注这一主题。这是段村小提琴艺术班的教学课。李锋告诉记者,这位老师是河北大学艺术学院的音乐教授。他叫齐义。在得知段村学校有一个资助的艺术教育项目后,他没有要求任何四个学生参加。数据显示,在基础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全国美术教师人数高达60万。在段村学校,为孩子们提供艺术教育的志愿者主要是中央音乐学院,北京舞蹈学院,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以及学院的一些演员。 “艺术教育不过别人,教学团队的专业性很强,不像语言,数学和英语课程,我们可以教,但即使是音乐和艺术也要求教师从头开始具备很强的专业能力。”风基金会秘书长赵宏告诉记者,学校里很少有音乐和美术老师。许多孩子甚至不知道最基本的乐器。为了让他们更好地学习艺术,大多数志愿者目前教授一到四个。很少有教师可以像齐毅那样教1到10个孩子,而且专业教师非常缺乏。哪有这回事。 Naive Studio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为北京自闭症儿童提供艺术教育的慈善机构。它隶属于北京自闭症儿童康复协会。该工作室目前只有三名教师,两名正在学习艺术的教师,主要负责绘画课程,以及一名专门负责艺术治疗课程的特殊教育的教师。该工作室每周三至周日开设课程,每班5至10名学生。无辜工作室行政助理杨迪告诉记者:“除了上课外,工作室的老师每周都要采访新生,准备课程,老师是工作室的中坚力量,负责工作室的推广。基金招聘和其他工作,教师太少,工作太多。“工作室招聘的教师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他们必须适应自闭症儿童一段时间才能正式教学。 “很多教师都做了很短的时间。刚离开,这对我们的孩子来说不是一件好事。“看着那些认真画画的孩子,杨迪似乎很无奈。如何解决财务问题?截至2013年11月2日,荷兰艺术基金会“和风段村学校艺术中心”的第二届艺术招生已经完全结束。段村学校有654名学生。超过70%的入学学生已加入艺术课。基金会为他们提供免费的艺术教育,这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莲花艺术基金会的第一笔资金是200万元人民币由李锋执导。他告诉记者:“我们花了将近10万元购买段村学校的乐器,舞蹈服装等。除了这些材料投入之外,从北京到段村学校的每周教师费用也已经出来,一些老师教。补贴也需要花钱。“荷兰风基金会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2013年的筹款活动。 5月至11月,中国扶贫基金会捐款7万元。其余的都是由个人捐赠的。金额从1000元到10000元不等。此外,在新浪微博“微观公益”合丰艺术基金会的招聘页面上,记者看到,2013年10月29日至12月28日期间的公募募集项目仅完成了捐赠目标的1%。 。无辜的工作室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孩子们不需要为此付费,但工作室必须承担各种费用,包括教学场地,材料准备等。 “一个班级的费用至少是500元,包括为每个孩子制作教学计划,购买绘画工具等,一年教学工作室的材料费用超过10万元。”杨迪说过。目前,Naive Studios的运作依赖于社会捐赠和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的资助。 “这两方面的资金不稳定。我们的工作室希望继续经营。 798工作室每年超过10万元的工作室费用是首要问题。“杨迪说。艺术资助如何持续?据了解,目前中国关注艺术教育的公益组织数量普遍较少。这些少数艺术教育非营利组织给孩子们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从未听说过单簧管,长号儿童现在能够演奏几首短歌,喜欢绘画的孩子们挤满了教室,小农村的孩子也开始练习肢体语言,情景模拟......李峰对孩子们的变化感到非常自豪。他看到艺术给农村孩子带来了自信和快乐。如何让更多农村儿童接触艺术?根据段村学校的经验,李峰开始考虑推广整个模型。他有一个初步计划:整合现有资源,组织一套基于教科书的教科书,并在各个地方复制终端村模式。与此同时,李峰计划对农村美术教师进行培训,并编写了一本国家艺术手册。内容包括课程培训,入学指南和仪器维护。这些想法正在等待李峰和他的团队成为现实。同样,Naive Studios正在探索新的可持续商业模式。 2010年,他们开始尝试开发衍生品,制作儿童画作手工皂,杯子,衣服等,并在淘宝和798上出售。“我们觉得自闭症儿童的画作具有很大的艺术价值。虽然我们尽力做展览,但这种方法并没有展示和宣传儿童的艺术才能。我们曾想过将他们的作品变为现实。通过这种方式,更多人关注这些孩子。“杨迪说,”很多孩子看到他们的作品印在衣服和杯子上,他们感到特别满足。父母也觉得很开心。儿童作品版权属于儿童和父母。我们将在开发衍生品之前获得他们的同意销售收入将从成本中扣除并退还给孩子们。“但是,目前的衍生品销售不是很稳定,为了让工作室能够运作,他们必须考虑更多。 “自闭症儿童的艺术教学需要培养特殊教师。如何训练这些老师是一个问题。此外,我们有想法将该工作室的经验作为一本书出版,这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杨迪说。通往艺术教育经费的道路可能不够平坦,但仍有许多人安静地工作。 “我发现许多退休官员,艺术家和教师都非常支持公益艺术教育。这些资源应该动员起来。“谈到艺术教育经费的未来发展,王振耀说,公益艺术教育应该加强行业的发展。联盟推广时。挖掘和整合更多的资源,网络,新媒体和其他平台不容忽视,而且还要注意建立公益性品牌,让更多的孩子受益。
考前密训快速提分放学后与你一起备战高考校考,惊喜成绩等你创造

预约免费试课